志在四方少年

【士兵突击/伍史高史】青山应如是(1 夜谈)

在做完服务器配置报告后看了重开的论坛,找到一个组织就会不死心的搜这篇文章,打cptag也没搜到,这么多年搜了很多次,一度以为自己记忆出错,可是怎么会呢,去百度搜,青山应如是?山?青山?伍史?没有。然而今天不死心在百度上终于一起打出来伍史高史,第一个就出来这个! 看见标题的一瞬间激动的要哭出来!!没有错了!就是它!!没想到辗转这么久竟然就在乐乎!!冥冥中自有天意!!
人生的第一篇bl,在还不懂cp的年纪深深感动过,幻想过,热爱过,清水过,为他们快乐而快乐,为他们忧愁而担忧。看了看时间,激动的哽咽着,那一年我十二岁。中毒正深。这么多年,一直到现在,偶尔的印象中,模糊的记忆里,他们似乎还在那青山快乐的生活着。谢谢大大,在戏外的延伸中,带给他们如此美好的故事,也让一个少年在当时561离开的心痛后相信万般的艰难最后带来的也许是彩虹,割掉了心里那把草,心中只剩一朵花。
他们值得更好的结局,谢谢大大了,虽然迟到了十年。
敬上!❤❤❤ @ximennancy

ximennancy:

 


第一节 夜谈


夜颇深了。


袁朗合上电脑,揉了揉酸痛的眼,伸着懒腰走到窗边。


初春的夜晚空旷寂静,望出去只见路灯昏黄的光晕,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影。


袁朗觉得困了,接连打了几个呵欠,转身到柜子里拽出替换衣服,打算洗澡睡觉,这时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
蓝色的荧光中是一个陌生的电话,本地打来的,似乎是北京的公用电话。


“袁朗?”


“是我。”


那头的声音颇为低沉,并且伴着些许沙哑,但并不妨碍他听出那是谁。


师侦营副营长,高城。


这无疑让他有点意外。


高城闷着声咳嗽了几下,语气似乎有点焦躁。他说:“出来,我请你喝酒。”


袁朗的眼睁大了,嘴张成了O型,却笑道:“好。”


外面风不大,但寒意很浓,空气冷冽。开车到了约定的地方,远远便见高城正靠在店外的电线杆上抽烟,白色的烟雾几乎笼罩了他半身。


看到了他的车,掐灭了烟,朝他用力挥了挥手。


“没想到你还真来了。”高城的神色有点抱歉,不过只是有点儿。


袁朗耸肩,笑笑。


“有人请客这种好事我可从来不拒绝。”


这是一家巷子里的普通饭店,挺小,也不知高城如何挑了这么个地方。高城一坐下,便用手指捏开瓶盖,倒了两杯酒,一杯推到他面前,自己端起一杯,咕咚咕咚几口便下了肚。


袁朗微微笑道:“慢点喝。这么喝的话几杯你就该倒了。”


高城抓过酒瓶添满,道:“倒就倒,又不是没喝醉过。”


袁朗摇头道:“那不好。主人倒了把客人晾在一边是很失礼的。”


高城翻了翻眼睛,顿下酒杯,抽出一支烟来,点上猛吸一口。


“这个时候我把你叫出来,你你却好象一点都不奇怪似的!”


袁朗笑道:“我不是说过么,跟你喝酒,随时奉陪。”


高城凶猛地吸着烟,道:“也并不全是喝酒,我就是、想找个人说说话……!”


袁朗靠在椅背上,摆了个舒服的姿势,慢悠悠地道:“我这人嘛,为人还算可靠,交朋友还算仗义,说话还不算太无趣,跟你之间的交情也还不算太深,想起来应该也算得是个比较理想的说话者吧。”


高城忍不住道:“看来你非但对别人洞若观火,对自己同样也一清二楚嘛!”


袁朗笑道:“有点自知之明罢了。”


高城吁了一口气,一直紧揪的眉间似乎放松了一些,道:“跟你聊天可实在比跟许三多好太多了。”将一枝烟扔过去。


袁朗一手夹住,道:“能跟他聊上天的,那都不是常人。”


高城点点头,很挫败地道:“我用尽了浑身解数,还是没能聊起来。”似乎想起了什么,悠然出神,半晌,才苦笑着道:“有段时间,全连一百多号人,也就他一个能做得到。”


袁朗看着他,眼神认真而安静,等他说下去。


然而高城并没有说下去,却收回了目光,问了他一句:“你有没有对谁讲过‘我很想你’?”


没头没脑的话使袁朗微微地愣了下,想了想,道:“没有。”


高城叫道:“说谎!难道你你、你对你老婆也没说过?”


袁朗笑着反问道:“我还没结婚哪来的老婆?”


高城一下张大了眼,讶然道:“那那个给你割盲肠的护士……?”


袁朗哈地笑出声来:“许三多这人还真是实在,随便一句话都信得跟真理似的!”


高城忍不住也笑:“你个死老A!究竟有几句真话?”


袁朗道:“不会多,不过也不会太少。”高城抛了个白眼过去,低下头顾自吸烟,老半天,沉沉地说:“我很想他们,真的。想得要命。”

评论
热度(3)
  1. greatbabyximennancy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在做完服务器配置报告后看了重开的论坛,找到一个组织就会不死心的搜这篇文章,打cptag也没搜到,这么...

© greatbaby | Powered by LOFTER